好吃的第一,你第二

【Gradence/暗巷组】Epilogue (02)

#Gradence #暗巷组


02.

 

Tina试着在议会上为Credence做些辩解,但就连女傲罗自己都知道,那毫无意义。

 

他们已经决定过处死那东西一次,所以没人会介意第二次。

决议很快被下达至每位傲罗,他们开始追踪Grindelwald,并被要求一旦看见Credence就立刻将其消灭。

Tina恳求参议员们冷静点,至少等到Newt从海外回来。毫无疑问Newt懂得更多关于Obscurus的知识,或许那个英国人可以解释Obscurus的一切,也或许他可以找出什么理由让所有人冷静下来。但Picquery主席拒绝了Tina,理由很简单:他们没有时间了。Grindelwald每失踪一天,美国陷入巨大恐慌的机会就会多上一个百分点。

 

“可那不一定是Credence啊。”

Tina在所有人缓慢离场时向着主席女士发出了最后的辩解,她的声音有气无力,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我们都知道那是他,Goldstein。”

主席女士的声音永远沉着平静。Graves总觉得是那张处事不惊的脸让她得到了今天的位置。

“Credence之后我们几乎调查了整个东海岸所有入学前的孩子。那个男孩是全美国唯一一个Obscurus。”

Piqucery转过身,Graves坐在位置上,他看不见对方的脸,但知道她的话还没讲完。

“我们确实从Credence Barebone身上吸取了一些教训。”

 

看,所有人都因为那个男孩改变了。

Graves挑挑眉。

而目前为止,那个男孩只给他在手臂上留下了一条疤。

 

他在主席女士离开后站了起来,他觉得他应该安慰下Tina,女傲罗失落地垂着头杵在原地,Graves觉得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那双眼睛大概片刻后就能落下泪来。

 

“我想主席女士不会让你参与这次追捕。”

 

这大概不是什么安慰人的良句。Graves从看台上走下来。他的女下属低着头面向了他,牙齿死死咬着下嘴唇默不作声。

 

“你可以借此好好休个假,Tina。和你妹妹共享个下午茶。”

那是个愚蠢的提案。Graves在心里给自己翻着白眼。Tina Goldstein是他的下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女下属在此情此景下会做出什么选择。

 

“我会想到办法证明Credence是无辜的,先生。”

Tina终于抬起来了头,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泪花,此刻却被坚定照亮。

那束光深深刺入Graves的内心,他的心口有些堵得慌。他突然有些好奇,如果是自己被污蔑,他的女下属是否也会愿意付出一切找出保护他的证据。

 

Graves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幻影移形的声响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一个傲罗出现在会议室里。他是来找Graves的。

 

“先生,他们在近郊发现了线索。”

 

Graves知道他该离开了。他点点头,跟着对方向门口走去。不过Tina先一步叫住了她。

 

“Graves先生。”

她的声音比刚才要轻柔的多。Graves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他知道Tina下面要说的会是一句请求,可他,MACUSA的安全部部长并能走出任何肯定或否定的答复。

 

“请您别杀他,先生。别杀死Credence。”

 

 

//

 

一开始是黑暗。

 

他就像是身处于深不见底的谷底,没有回音,没有尽头,甚至连生命都会被黑暗一点一点吸取殆尽。

 

随后是疼痛,肉体仿佛自己在扭曲撕裂,他的大脑在轰鸣,就像台老破机器,嘎吱嘎吱作响。

本能驱使他开始向前方奔跑,尽管远处也只是无边无尽的黑暗。他想逃脱这里。那想法在他的内心膨胀着,他听到有人在呼唤他,或许那是他的幻觉,但那也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杠杆了。

茫茫黑暗中,一个模糊的白点在上方闪烁着。那很微弱,却足以构成一个希望。

 

Credence。

 

他听见有人在呼唤他。

是光明。他的内心欣喜着,他坚信远处那个光点就是他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希望。他成功了,他熬过了所有痛苦黑暗的日子。现在他终于可以解脱了。

 

他伸手去触碰那越来越近的光点,那抹白色逐渐放大,笼罩在他的全身。刺激的光线让他下意识闭上了双眼,他尖叫着,耳边的嗡鸣声折磨着他的脑袋。

 

不要!不要!

 

他求绕着,咳嗽着,恐惧击垮了他。再次睁开眼时,Credence Barebone从梦中惊醒过来。

 

他依然处于Obscurus的黑雾状态。那种形态让他感觉更自然一点。他用袖子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想透过窗户观察下时间时才想起地下室并没有窗户。

 

Grindelwald暂时把他安置在地下仓库里,这时男人新选择的据点,他的头顶是一个巨大的会议室,男人和他的信徒正在上面开会。

 

Credence试着回忆刚才的梦境。他在黑暗中追逐希望的光亮。他曾以为当他没有被那群傲罗杀死后,他的人生将会引来好的转机,但事实上,一切只是变得更糟了而已。

他帮助了Grindelwald越狱,帮他扫清了一切来自男人要求的障碍,并且成为了黑魔王又一个用于游说的象征。

 

“那些愚蠢的傲罗竟然打算杀死Obscurus,一个充满着力量的奇迹。就为了让魔法藏匿于地下。”

那是Grindelwald的声音。男人擅长于用演说来拉拢信徒,而那些美国的“肤浅的清教徒”似乎更容易吃这一套。长期不得不隐身份让这些魔法师心中的愠怒更深,更容易被触发。

 

“所以Obscurus决定向那些刻板的官僚复仇,他们会为试图杀死一个奇迹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话语让Credence忍不住颤抖。他回忆起了下午的情景,他离Percival Graves那么近。男人看着他,就像之前所有人那样——他是个怪物——那想法让Credence抽泣出声。终究没有人愿意去了解他,其他人只会把他当做一个怪物对待。或许他注定就是要被楼上的那个男人利用至死。

 

如果这就是他的命运。Credence绝望地告诉自己。或许他应该接受。

 

 

木门门把的转动声让他从思路中脱离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框外,异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某种不怀好意的光芒。

 

“我想我们又有客人了,Credence。”

那听起来像是一个请求,但Credence知道那是一个命令,Grindelwald不会给他反驳的权利。他知道男人比他的养母更加可怕,对方会把所有的恶藏在那些向上扬起的嘴角中,他不需要鞭子,只用几句话就足以折磨Credence的身心。

 

“处理掉他们。”

 

Grindelwald下达了完整的命令。Credence点点头,然后才意识到Obscurus状态下对方根本看不到他的动作。但黑雾正在凝集在一起,他注意到金发的男人满意地点点头。

 

“记住,这次别留活口。”


/*没有任何悬疑的成分。如果你觉得剧情会是某种走向,那么他就是那个走向。顺便我修改了一下01的一些...嗯....画风*/


评论
热度(16)
  1. AlecNights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