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的第一,你第二

【Gradence/暗巷组】Epilogue (01)

#Gradance #暗巷组
Epilogue

01.


Percival Graves在Obscurus事件结束后的第五天终于被发现。傲罗们搜遍了他的家,他常去的地方,甚至他父母家都一无所获,最后却在MACUSA地牢的角落里发现了他们奄奄一息的安全部部长。

傲罗们审问Grindelwald时对方说他们可怜的部长就在他们身边,现在看来黑魔王说的是实话。他们的部长就被囚禁在他们的脚底下。

 

三个月被冒充的日子让作为安全部部长的他的能力遭到了质疑,但各方都恰好选择了沉默。Grindelwald带来的影响并未消失,那思想甚至越烧越旺。黑魔王的信徒潜伏在MACUSA的内部。他们需要一个当局者来指引所有人解决这一麻烦,顺便也可以承担所有负面的后果。

也正因为如此,Graves在清醒后的第二周就回到了办公室,看着这三个月他错过了多少新闻。

 

Tina在早上八点准时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女傲罗看向他的目光饱含崇拜和关怀。真讽刺,Graves心想。几周前假冒他的黑魔王还给她下了死刑判决。

 

“Tina。”他把文件放回到桌上。“我看了你的报告。”

他想是不是应该在谈工作前先聊下生活什么的,但“我很好不用担心”这样的话卡在喉咙里就是无法挤出唇齿。他能当上安全部部长也是因为他从不外泄感情。

“你对于Credence Barebone的死感到遗憾,甚至愤怒。你在怀疑主席女士的判断。”

 

他看着Tina的眼神里的光逐渐暗淡。但却挺起了腰椎,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和Graves对视。

“我始终坚持自己的判断,Graves先生。我们本来可以拯救他的。”

Graves能听出他的语气里包含着自责和悲痛。

 

他印象里的Tina总是过于莽撞却不善于解释。他曾经迟疑过Tina的决定,那时的女傲罗在冲动之后总是低着头接受训斥,不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Graves眨眨眼睛,或许这三个月确实发生了太多事情,眼前的Tina也不再和她印象里的Tina相符合了。

 

真不可思议。Graves心想,所有人——当然不包括什么都没参与的他——都因为这个男孩,Credence Barebone,而或多或少发生了点变化。而这个男孩从头到尾恐怕都对此一无所知。

 

他让Tina先离开,并且真诚地希望女傲罗能再修改一下过于主观的部分。

 

他在午饭后离开了办公室。他需要实地考察那些Obscurus出现过的地方。那些地址大多已经被修复完毕,但Graves依然能感受到残留的魔力,那个男孩身上蕴藏着过于强大的力量,抑或是潜力。只是可惜黑暗先一步操纵利用了他的能力,导致了他的毁灭。如果MACUSA能更早发现那男孩,毫无疑问他将会成为美国最不可小窥的力量之一。

 

他从麻鸡的房子里走出来,外面满是食物的香气。年长的妇女在街头喊着她们孩子的名字,有轨电车载着午休的工人们回到了家里。露宿街头的小狗小猫们因为食物的味道在街头巷尾乱窜着。

Graves从不反感麻鸡,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他很乐意观赏温馨生活下的人类,至少他未曾享受过这种平静安详的生活状态。

 

他穿过那片生活区,步入了通往福利院的小巷,报告上说那里曾经是Obecurus居住的地方,虽然已经被严重损毁,形容废墟,Graves还是觉得他有必要检查下细节,文字上的叙述对Credence Barebone的描述少之又少,可他身边的每个同事仿佛都受了这男孩经历的影响,他很难不好奇Credence的故事。

 

 

阴冷的魔力几乎在他踏入巷子的一瞬间向他袭来。本能的恐惧让他胃部开始抽搐,他的大脑开始轰鸣,那是他多年经验自动发出的警告,预示着他正面临的对手的不可估量。Graves攥紧了魔杖,压下了呼吸声。在头顶有声响的一瞬间挥出了了魔杖,杖尖的白光闪烁着,但在那片巨大的黑雾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Obscurus

即使从未真正见过Obscurus,Graves也能辨认出那毫无疑问就是其它傲罗报告里描述的带着死亡气息的黑雾。

 

他挥舞着魔杖,咒语已经从喉咙中挤出嘴唇,但他还是太晚了。电光火石间那黑雾就疯狂地涌向自己。他几乎是下意识躲闪着Obscurus攻击,但他还是受伤了,手臂的衣服被黑雾吞噬,黑印记在手臂上越来越明显,血液从伤口中淌出,染红了他的衬衫,撕心的疼痛啃咬着他的神经,让他的牙齿开始打颤。

Graves喘息着。疼痛耗尽了他的体力。。那黑雾漂浮在他面前,似乎在迟疑怎么处理他。

他试着抬起手臂,但除了带来更深的疼痛一无所获。

 

结束了。Graves心想。先是被Grindelwald绑架,然后是被Obscurus杀死。MACUSA安全部部长的一生也就这样了。他闭上眼睛,几乎准备接受那份命运时,后面传来了魔咒的声音。

那是他的下属。Graves一听就知道。

 

他听到那黑雾里有什么东西在遭到了攻击后哀嚎了声。一切发生的太快,咒语刚刚落在Obscurus身上的瞬间那团生物就冲上了天空逃离了现场,而当大多数傲罗抬头时Obscurus已经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他的下属们跑到了他的周围,小心翼翼地为他检查着伤口。

 

多么丢人。Graves心想,但鉴于类似的事情已经上演过一次,这次也就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Graves先生,Grindelwald逃跑了。”

他闷也为他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Obscurus突然出现在审讯室,带走了Grindelwald。”

 

Graves点点头,眼神看向Obscurus最后消失的方向,不需要太多的思考就足以让他在心中得出一个结论。

 

Tina很快出现在了巷子里。女傲罗看到了Graves,以及他手臂上的伤口。她焦急地走上前,那熟悉的痕迹让她愣了下,她盯着Graves冒血的手臂良久,咬住了下唇默不作声。Graves能看出它的眼里充满困惑和痛苦,她认出了Graves身上的伤口,却正试图选择忽略某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Tina。听着,这是事实。你需要接受他。”

 

Graves尝试着让自己的声音进入女傲罗的内心,同时他也需要对方保持足够的冷静。

 

“Obscurus——”他停顿了下,看着Tina失落地垂下眼帘。

 

“Credence Barebone是Grindelwald的信徒。”





/*开个小长篇,没什么复杂的东西,每篇都很短。想到哪里写哪里*/


评论(2)
热度(32)
  1. AlecNights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