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的第一,你第二

【Colezra】杀手没有爱情(杀手au)

#Colezra
*杀手au

记一个简单的小脑洞/叨叨念较多


//


想想你的妻子,想想你的女儿。

Ezra的脖颈白皙脆弱,仔细点甚至能看清皮肤下纤细的青色血管以及里面不断流动的血液。Colin知道男孩的血是冰冷的,就像他亡妻的尸体一般。

他的手指在上面摩挲着,苍白的肌肤在按压下产生粉红的印记,年轻的杀手在梦中蹩了下眉,但依然睡得很死。


在你身边难得能有个好梦。
Ezra有这样和他说过。他还记得对方看向他的眼神——依赖、信任、关心。这远远超出Colin的预期,一切比他计划得顺利太多。他最初的定位是Ezra的助手,甚至做好了成为人质的打算,但谁会预料到这个年轻的杀手竟然对他产生了好感。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愤怒与兴奋在心中纠缠在一起形成了某种不稳定物质,剧烈碰撞爆炸叫嚣着,星火一路燃烧到男人的大脑和胸腔,阻断了鼻腔和肺部的呼吸。
窒息感和恶心感压抑在心里,连同带动了胃的抽疼。Colin迅速松开男孩的脖颈,趴在床上无声干呕着。在失去了一切后,这种感觉如同幽灵般时刻缠绕在心中,尤其是遇见Ezra后,他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他没有多少时间了,他需要完成他的复仇。

你现在还不能杀他。
脑海中一个声音正在教导他。Colin信任那个声音。
他爱你。利用这一点。让他知道什么是背叛,让他生不如死。

那个声音描述着他的计划,这将是一场伟大的复仇。

是的,我会的。
他凝视着男孩安稳的睡颜,他此刻平静而安详,更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而不是那个夺走他妻女性命的杀手。

他会让这个凶手付出等量的代价。


这是一个有关复仇的故事。


//

Colin忘不了那一天。他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封路让他比往常迟了一小时。当他赶回家时,他的妻子和女儿已经倒在了地板上,心脏停止了跳动尸体却还在抽搐着。向外蔓延的血液流淌过他皮鞋下的地板,他的眼里浸满了那压抑的红色,喉咙里的血腥味沸腾着,胃部疯狂地扭曲着仿佛下一秒就要一分为二。
他的内心无声地撕裂尖叫着,大脑像是台超载的老破机器冒着烟轰鸣着,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失心疯了,但当那剧烈地情感挤进肺部涌出嗓子时,却只是一声细微的呜咽。
正如同他在参加她们的葬礼时一样。


他花了半年平复心情,花了两年找到凶手是谁,又花了三年编制了一个完美的复仇计划。
Colin是在很久后才知道杀手找上门来的原因:他的妻子在公司里知道了些不应该存在的秘密。
但这些早就不重要了。


当他看见男孩神采奕奕地扣下扳机时,Colin会想他的妻女是否也是这样死在男孩的身下。
那景象朦朦胧胧地浮现在他的脑海,几个画面就足以让他的胃部疯狂地搅动。浓郁的铁锈味再度蔓延在口腔中,他强忍着眩晕帮Ezra装好枪,递给了对方。

他成为了他复仇对象的帮手、保姆以及情人。


而时间久了Colin几乎在这种生活中迷失了。

为Ezra准备食物,为Ezra擦拭匕首和枪,为Ezra讲可以消除他的噩梦的睡前故事。


过于温馨的生活让Colin甚至分不清现实与伪装。
他差点就要成为那个Ezra心中的Colin了。


我爱你,Colin,我好爱你。
男孩在他的怀里乱动,两只手臂抱着他的脖子,满足地蹭着他的脸颊。
他的手在Ezra的眼睑那里摸索着,三年前他在屏幕上看到这张脸时,他的全身心都是怒火,他尖叫着把电脑砸烂,又在厕所里吐了半天,他为此失眠了三天,再从房间里出来时,他已经有了这个计划的雏形。


他只是没预料到男孩在信任的基础上还会爱上他。


男孩的唇凑到他嘴边,他摇摇头推开了年轻的杀手。如果对方还要坚持,他则会把头扭向一边,选择无视对方的的索求。

他的内心心乱如麻,但身体的疼痛总会让他回忆起那天厨房里的惨剧。

快了。Colin告诉自己。很快他就不用在这层伪装下生活了。



//


感恩节后的那个晚上是他们认识的第三百个晚上。

没有任务,没有目标,没有那些沾满亡魂的枪械。
Colin说由他来买生活用品,让难得休假的Ezra在门口等着。

Ezra没听Colin的话,他跑到街对面的杂货铺买了包烟,商店的老板认出了臭名昭著的杀手,恳求他不要杀他。男孩笑着摇摇头,说那都是任务,他从不乱杀人。
但Ezra还是得到了两包免费的烟。

他走出杂货铺的时候天下雪了,门外的电视里正播报着今天是本市最冷的一晚。街上的路人印景的把脖子缩在围巾里,偶尔匆忙地瞥一眼Ezra。

一支烟从来都比热可可管用。

抖动的小火苗勉强点燃了烟草,Ezra用力吸了一口,让那美好的感觉进入肺部,吞噬大脑,再缓缓吐出。
男孩把大衣的扣子系数系上,只是淡然地看着街道尽头的车水马龙,无欲无求,只是旁观着这世界齿轮般地运转罢了。

Colin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那样的景象。Ezra的手指夹着那根即将烧到尽头的烟,嘴里吞云吐雾,眼睫毛颤了颤,神色平静地欣赏着街景。他想起了男孩的睡颜,也就像此刻那般安谧平和,丝毫没有过往杀戮的踪迹。

“嘿。”
男孩看见了他,手插在大衣的兜里向他走去。那抹安心的笑容让Colin心口一针刺痛。欺骗的愧疚和仇恨的怒火折磨着他。
“你比我预计的要早出来。”

“东西家里都有了。”

多么讽刺,家。

“走吧。”
Ezra的声音轻柔而平稳。他偷偷看了眼男人,然后小心翼翼地牵起了Colin的手,
让那双微凉白皙的手钻进男人温热的手掌中。

那是杀死他妻子和女儿的手。

Colin的心脏猛地跳动。他不敢和男孩对视,他知道一旦对上那双墨色的眼睛,他的大脑将会产生一个缺口,而Ezra将得以窥视全部。
他的思绪再度困在了那一天中,绝望和悲恸占满了他。

但最终Colin也没有甩开那只手,他紧紧地握着,就好像怕失去它一样。


//


你要怎样去杀死一个你爱的敌人。

Colin会在每年的那一天准时来到墓地,为她的妻女各献上一朵花。
他决定杀死Ezra的那一天Colin为他的妻女带来了一百枝花。鲜艳的红色在灰色的墓碑中扎眼的扭曲。
他把花平分摆好,嘴角的笑容苦涩而无奈。

我很快就会见到你们了。
他低声喃喃,炽热的情感在眼睛里翻腾着。

他离开了墓地,兜里装着一把带着消音器的枪。

他不会见到他的妻女的,因为他会下地狱。


//

他回到Ezra家的时候,对方坐在沙发上在等他,眼睛里闪烁着某种东西——他早就知道了。
Colin的背后一阵发凉,却还是犹豫的把枪口指向了他的仇人。

“我没有杀死他们。”
男孩站起身看向他,又看向深不见底的枪口,声音平缓,眸子下丝毫没有死亡的畏惧。

Colin差点相信了。

“那是谎言。”

“我相信了你那么多谎言。你就不愿相信我唯一说的这个么?”
Colin意识到那是一个恳求。来自他这世上最憎恨的人的恳求。

“我很抱歉,Ezra。”
他颤颤巍巍地把枪口抵在男孩的胸口。,男孩心脏的跃动通过枪支传递到Colin的手心。
一个扣下扳机的动作却成为了一个世界上最艰难的事情。
他注意到男孩脸上无奈的笑容,低着头半阖着眼帘,不再去看男人。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Colin却突然放松了。他突然意识到,或许问题永远不是要怎样杀死一个你爱的敌人,而是你是否要在失去一个你爱的人。

黑色的枪械落到了地上,甚至比枪声更有震慑力。男孩还没来及抬头就陷入了一个过于热烈的怀抱中。

他闭上眼睛,就像Colin那样。

让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再保持的长一点。



//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一切都是梦该有多好。”
Ezra在他怀里呓语。

Colin不确定男孩所谓的一切指的是哪些事情。他们的相遇还是对方杀了他的妻女。

或许当一切结束时,Colin会从床上惊醒,他开始哭得像个孩子,而睡在他旁边的Ezra会轻声安慰他,告诉他他从未有过妻女,那一切只是个噩梦。
他们会早上一起逛超市,途中为了一些琐事斗嘴,晚上Ezra会偷偷把遥控器藏起来,得意地看着Colin干着急,然后在睡前他们会交换一个吻,倾述着对对方的爱意。

是啊,这一切都是梦该有多好。


Ezra把地上的枪递给了Colin,那黑色的物件比看起来的要重的多。

“这个故事不结束,下一个故事就永远不会开始。”

男孩朝他眨眨眼,告诉他这是唯一的做法,随后安详地闭着眼睛,神色仿佛已经入眠。

就是这一刻了。
Colin告诉自己,他甚至忘了他是否呼吸过。

他听到男孩喉咙里哼着的小调。他在妻女的葬礼上也听到过。


子弹穿过Ezra身体的时候Colin才意识到他的手抖得有多厉害,枪下一秒就离了手。
枪声响起的瞬间墙上钟的时针正好指向了十二,烟花和欢呼声盖住了代表死亡的火药声。
他的妻女也是在六年前的这一刻倒在了家里的地板上。如果不是新年封路,他就可以和妻女死在一起了。



//

医生告诉Colin,他的胃溃疡要是再晚来一点,做手术也治不好他了。

Colin点点头,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

“哦对了。”
Colin即将踏出房门时,医生叫住了他。
“你还能活好几十年呢,别摆出一副将死之人的脸。”

Colin只是耸耸肩。

从门诊出来后他径直走向住院部。
上个月他每周都会来,最近他觉得每个月来一次就够了。
住院部的护士朝他微笑,打招呼的时候脸还会红一会儿,而他只是点点头回应他们的热情。

Ezra已经昏迷了三个月,医生说他很快就会醒来,他们一再向他保证,真的会很快。

他的手确实抖得厉害,子弹穿过的那个部位跟心脏之间隔了好远。
如果救护车来得再早点大概Ezra这会儿已经可以跟他笑着斗嘴了。当然救护车不是他叫的,Ezra在他回来之前就叫了救护车,只不过跨年封路总是让一切变得迟缓。

那些试图追杀Ezra的人都以为年轻的杀手没有熬过新年的钟声。所以除Colin外,Ezra在其它杀手心中已经是一把灰了。
男孩赌了一把,并且赢了个彻底。

快点醒来吧。
他握着Ezra的手,他现在比那时候更纤细了,葡萄糖可不能和Colin做的食物相比。

你看我都不恨你了。
这句话Colin没说出口。他不太想让Ezra睁眼听到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他压下身,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就像他每次来看望男孩时那样。

好了好了,你赢了。
Colin在心里叹着气。

他撩拨着男孩的刘海,然后又用手勾勒着Ezra清秀的脸部轮廓,动作轻柔得像在对待一个易碎品。

他知道年轻的杀手等这一刻等得太久了。

整个病房和走廊寂静无声,外面的树叶偶尔沙沙作响,却也只是为了赶走鸣叫的鸟儿。
这是个神圣的仪式。

Colin亲吻着Ezra的耳垂,虔诚而充满爱意的。过去的画面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中闪现,他的身体不会再疼了,他的内心不会再受折磨了。
现在他终于可以说出口了。

“我爱你。”



现在只要等奇迹出现就好了


//


Ezra在恢复意识的那一秒意识到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他当初真应该在那个房子里多待一会儿把Colin也灭口了。这样现在他自己就不用受这么多罪了。
另一件事是能遇到Colin真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好事了。




评论(2)
热度(46)
  1. EMILY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