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的第一,你第二

【Gradence/暗巷组】毛绒小熊

#gradence#毛绒玩具小熊梗。傻白甜。

 

//

 

Credence有一只毛绒玩具小熊,大小适中,抱起来正合适。深灰色的绒毛长期沾满灰尘,轻轻一拍就能飘起一片粉尘,远看倒像只银色的熊。因为长期挤压在床底的手脚彻底变形,甚至纽扣眼珠都被磨得发白。

当从教会搬走时,Credence坚持决定带走它。

“这是妈妈送我的。”

他的声音很轻,低着头像是个犯错的孩子在为自己做辩解。

“真正的妈妈。”

事实上无论他带什么都不会有人颇有说词的。在场的傲罗们都在地铁站感受到了这孩子所经历的痛苦和黑暗。

 

国会提供给他的房子要比教会的房子好得多。木地板没有发出咔吱声都能让Credence不可思议半天。他原本把小熊放在床头,后来又把它放在书桌上,这样他大部分时间都可以看着它。

 

 

一开始这是Tina的主意。他趁着Credence和Newts一同外出的时候溜进了Credence的房间。男孩房间的锁咒很好破解,她只试了一次就成功了。

I’m sorry.

Tina随即听到了锁芯转动的声音。她在内心叹着气,让男孩把常用语设为密码确实是个错误决定。

 

那小熊比看上去更脆弱,稍稍用力就可能让里面的填充物漏出来。

“我们可以用焕然一新来拯救它。”

Qunnie捏了捏小熊的圆耳朵,手感比预料的要好。

“那不一样。那上面有很多时间的痕迹。Credence更重视那些。”

Tina拿了把量尺对着小熊比划着,不过很快就被她的妹妹夺走。她耸耸肩,她确实对针线活一窍不通。

“而且我们还可以加点改进。”

 

一开始Tina是想用记号笔在熊的眼睛上方画两道作为眉毛的,但Qunnie很快提出了更好的方案。

她们在房间里嬉笑着,为小熊换了新的纽扣眼睛,小心梳理着它柔软脆弱的灰色毛发,把那些疑似要裂开的部位缝上,用粗布为小熊加上眉毛。

在得知Credence可能要晚一天回来后,她们索性决定给小熊做一套衣服。

黑色的外套,白色的领带,深灰的领夹。

真像。

Qunnie朝着Tina挥了挥小熊的手。

是的,真像。

Tina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回来后的Credence更喜欢他的小熊了。男孩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带着他的小熊。他总是对他的小熊说些悄悄话,把脸贴在小熊圆鼓鼓的蓬松脸上。红着脸埋在小熊里,肩膀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

 

Graves可能是整个部门最后注意到这点的。他路过时正好看到Credence带着那只熊找Tina。一个身高一米八的人带着一只玩具熊可不是件低调的事,Graves突然有点好奇这事为什么没有人和他说。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只熊的正面。

 

男人向上挑了挑眉毛,被这恶趣味折服。

 

Credence在他面前还是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他把小熊藏在身后,就好像那样安全部部长就真的看不到一样。

日常报告往往只需几分钟,Credence却硬是将其拖到十分钟。他们之间始终没有眼神交流,男孩总是全程低着头。一开始出于尊重和礼节Graves还会盯着男孩。到后来Graves会假装在审阅桌上的文书,这也能让Credence舒服点。他知道男孩会趁机偷瞄几眼他,但很快又会把眼光收回,结结巴巴继续他的报告,但其实没人记得说到了哪里。

 

Graves自认为他欠Credence一个人情,他让男孩成为了受害者。他理应得到来自安全部部长更好的对待。

更何况,他挺喜欢这个男孩的。

 

他在傍晚偷偷来到了男孩的家。作为义务监护人之一,他有必要关心一下Credence的日常生活。而当他发现男孩竟然忘了锁门时,他觉得男孩真的需要啊一个成熟冷静的男性监护人。

门推开一条缝即可窥见房间内部,里面的光线足够亮敞,Credence没有什么行李,那只熊大概是Graves唯一一个在其他房间里没见过的物品了。男孩正抱着那只小熊坐在床上。他让那毛绒绒的东西面向自己,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就仿佛在对待一个活物。

 

“你说他喜欢我吗?”

Credence的手戳了戳熊的脸,冲着那对纽扣眼睛眨眨眼睛。

没有回应。男孩鼓着腮帮子,用手按着玩具熊的后脑做了个点头的动作。

“真的吗?”

男孩让那只熊又用力地点了下头

 

“我并不优秀,这么大了对魔法还一无所知。Graves先生他........他甚至不知道我是谁。”

Credence嘟着嘴,蹩着眉头,赌气般地戳了下小熊的眉毛。

在门外的Graves差点笑出声,他可不知道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男孩可以这般可爱。

 

“但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比假冒的那个还要好........明明我们之前不认识。”

男孩抱着小熊躺在了床上,把半张脸埋在了小熊脑袋下面,柔软的质感似乎让他能够放松下来。

“我不想失去他。”

Credence的声音很轻,但Graves刚好能够听见。他甚至还听到男孩心碎的声音。

Graves也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叹气声。在那场浩劫过后,男人发现自己变得更容易心软了,他不忍看到男孩那样的表情,尤其那还是自己造成的。

笑容更适合Credence Barebone。整个安全部都是这么认为的。

 

Graves取出魔杖,杖尖指向屋内,无声地念了句咒语,白色的亮光在杖尖上闪烁着,随后变成一片闪亮的尘粉飘进屋内,落在那毛绒玩具身上。

 

奇迹发生了,至少对于Credence来讲那绝对是一个奇迹——他的小熊朝他缓缓伸出了手臂。Credence眼睛瞪大,不可思议地看着它的小熊,他甚至没考虑过逃跑,只是全身僵直让他的小熊抱住了他的脖子。

过了很久Credence才意识到那是一个拥抱。

玩具熊笨拙地用手摸了摸男孩的后脑勺,拍拍他的脖子,无声地安慰着男孩。

Credence愣了下,鼻子和眼角微微发红,脸贴在玩偶的脸上,闭上眼睛使劲蹭着,直到察觉到门口的咳嗽声。

 

Graves看着Credence,带着笑意与歉意,他可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小魔法竟然会让男孩差点又掉下眼泪。他收起了魔杖。男孩那双慌乱的眼神让他起了保护欲。

 

“Tina说你晚上总是做噩梦。”

他确实是从Tina那里知道的这件事,只不过是偷听。

“我在想或许你想到我那里住。”

不太好,这听起来有点直白过头了。

 

“我的意思是,我也是一个人,或许这样你能好受点。”

 

Credence显然没有从Graves先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家门口这件事上缓冲回来。他不明所以地冲着男人歪了下头,抿着嘴唇酝酿着措辞。

 

“我....我不确定.....”

男孩在Graves面前又变回了那个懦弱的样子,脸红的像个苹果,眼睛死死盯着手上的玩具熊,仿佛中了定身咒。

 

“我不想给Graves先生添麻烦。”

那句话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Credence看起来要哭了,眼泪蓄在眼眶里,打湿了发红的眼角。他抱紧了他的小熊,整个人几乎要缩成一团。再一次的,把脸藏在了小熊的后面。

 

Graves挑挑眉毛。好吧,他还是应该放弃扮演父亲这个角色。

他走近Credence,谨慎地确保自己的气场不至于吓到这只惊吓过度的小家伙。

他单膝跪在床边,手指轻柔地划拨着男孩的刘海,轻轻地在上面可以上一个吻。男孩的额头比他预期的要热,或者说是越来越烫。

 

“所以你更想抱着玩具熊睡觉,而不是我?”

Graves注视着男孩的黑眼睛。他甚至能直接感觉到男孩脸上的温度。

 

时间停止了三秒钟。

Credence的脸红得几乎可以滴出血来。来自崇拜者的“调情”让他大脑一片混乱。他紧张地瞥了一眼Graves先生的表情,对方的笑容里有一丝恶作剧得逞的戏谑,不过更多的还是关怀和宠溺。Credence把脸扭到一旁,眼睛看起来更红了。

 

“按照主席女士的意思,确保你的生活也是我的责任之一。”

他摸了摸Credence的脑袋。男孩低着头,握住了男人的手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脸颊旁,轻轻地蹭着。

Graves猜这大概是男孩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

 

“走吧。”

Graves语调柔和。任凭男孩握着他的手。

 

Credence点点头。

他没有什么行李。只有他唯一的小熊。

但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小熊了,男孩突然意识到,因为他已经有了可以一起陪伴的人们。他不再孤独,他有了那些愿意接近她,肯给予他爱的朋友。

 

谢谢你。

临走前,Credence给了他的玩具熊最后一吻。

 

谢谢你,妈妈。

 


评论(11)
热度(218)

©  | Powered by LOFTER